上海职邦拥有近1000名全职临时工队伍,欢迎来电咨询合作!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劳务派遣研究
邦泰观点
社会保障(社保)
劳务派遣
劳动法规
行业动态
最新公告

最新文章
多地发放技能提升补贴 看看你 ...
制造外包 苏州有条件先跨一步
广州市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升至 ...
北京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至1720 ...
上班迟到?看我如何罚款! 关于 ...
张家川去年劳务创收近10亿元
劳务派遣可以为用人单位带来哪些 ...
劳务派遣产生的背景
邵阳多人假扮残疾冒领低保
美国人力资源协会(SHRM)发 ...
邵阳多人假扮残疾冒领低保
湖南低保首次“洗牌” 邵阳县清减近万人

多次上访要求申请低保的郑建恒,家里刚刚新砌了三层楼房。 戴鹏 摄

新闻进行时

洗牌

去年8月起,邵阳县将78256名低保对象全部清零,重新评定。一场“低保战”由此上演。

拼残

上访、拼残……一些人为重领低保各出奇招,仅去年八九月间,发放了5048本残疾证。

困局

民生之举,需要制度更精细清晰;扶贫救弱,需要多渠道共同发力。

邵阳县,国家级贫困县。当地原有农村低保对象43597户,共61234人,占全县农业总人口的6.8%。

去年8月起,邵阳县开展低保“阳光行动”,至今年1月,农村低保对象完成重新评定,相比行动前减少了9796人。

这场历时5个月的清查重评,是低保制度在湖南省落地以来第一次“洗牌”。

而此期间,在邵阳县,村民“争夺名额”、干部“纠结”、2263人次信访,也暴露了积蓄已久的“困局”。

这半年,失去低保资格的张辉(化名)进出了20多次民政局,带着他的材料。

他不是唯一让邵阳县民政工作人员头疼的人。

——解释,一再解释。无法理解,仍然无法理解。

对民政工作人员和张辉而言,沟通再难,也只能坚持。

风暴在此发轫:在邵阳县,一场大规模的低保“洗牌”行动结束后,一些曾经的低保者失去了继续吃低保的资格。

这场行动由省民政厅统一部署展开,旨在核查全省城乡低保对象,邵阳县是其中一点。

去年8月起,邵阳县将全县78256名低保对象全部“清零”,此后,历时五月,重新评定。

在当地乡村,一场“低保保卫战”亦复杂上演:一些申请低保的村民,为向评定者展现“困苦”,各施“神通”,甚至有人不惜伪装残疾人。

洗牌

低保名额清减近万人

最难的一次,最“抢”的一次

2014年12月11日,邵阳县长阳铺镇村民张辉再次拿着一份《评定低保不合理的反映材料》来到县民政局。

这是他8月被取消低保资格以来,第22次走进这里。

与以往不同,这次他的反映材料中不仅有他认为不符合规定的4名被举报的低保对象,在材料空白处,还有29名村民的签名与手印,他想证明这次低保重新评定不太合理。

此前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邵阳县有农村低保对象43597户61234人,保障率达6.8%,全年需发放保障金近8000万元。

而根据省民政厅统一部署,去年8月6日,邵阳县政府办公室下发低保“阳光行动”工作实施方案,将原有的低保对象全部清零,重新评定。

重评过程中,成立村民民主评议小组对低保申请对象进行评议,再由驻村干部和村两委入户走访,最后张榜公示,确定了51438名农村低保对象,相比“洗牌”前减少了9796人。

“如果不是这次洗牌,违规发放的保障金将达1200多万元。”邵阳县社会救助局局长杨新甫说。

杨新甫说,此次评定是低保制度在邵阳县落地以来最公平的一次,但也是评定工作最困难的一次,更是村民“争抢”最激烈的一次。

访客

住着3层楼要低保,“别人有,我也该有”

从61234名农村低保对象被“清零”开始,此事注定多有波折。

据邵阳县政府统计,2014年八九月间,县政府接受村民上访反映农村低保认定问题2263人次,各乡镇信访接待每天也人满为患。

岩口铺镇,两月内,民政办接待信访村民400余人次,信访记录写满厚厚三大本。该镇民政办工作人员说,来的多是在低保申请过程中被“踢出局”的村民。

邵阳县龙马村68岁的老人郑建恒(化名),因申请低保不成,时常到县政府、市政府要求解决低保,甚至拿出一份签有邵阳市县两级人大和政府,9个部门领导批复并盖章的“请求报告”,要求“吃低保”。

郑建恒年少时被马踢伤,留下腿疾,现年老体弱,已失劳动能力。但他有两子,大儿子有一辆面包车,家有三层楼房,小儿子在邵阳市区购有房产,按规定郑建恒不能享受低保。

1月16日,镇民政办工作人员再次向郑建恒解释其为何不能享受低保时,他仍不解:“为什么本村其他身体不好的老人能享受,我就不能?别人有,我也应该有。”

拼残

申领、骗取残疾证成风,2月发证5048人

清退之后,暗流不止。以前能领钱,现在钱没了,于是举报频发。

三湘都市报记者在邵阳县调查发现,部分人“不以低保为耻,反以低保为荣”,想方设法“争要”。

村民听闻残疾证将作为评定低保的重要依据时,只要有身体不适的,都会想法去办残疾证,并以谁办理的等级高作为攀比资本。因此不乏有村民假扮残疾,骗取残疾证。

去年12月16日,邵阳县银仙桥村支书唐秋生向记者举报本村的王艳君、马更祥等人为争抢低保,在县残联假扮重度残疾,骗取肢体二级残疾证。

“肢体二级残疾人是几乎没办法独立生活的,但王艳君还经常独自带小孩外出游玩。”唐秋生说。

今年1月27日,邵阳县残联向记者反馈对王艳君、马更祥的复核结果,经重新现场认定,两人均不符合肢体二级残疾标准,原残疾证被注销。

邵阳县残联副理事长唐刘林表示,县残联从2006年起到2015年1月16日,共发放残疾证26656人。其中在2014年八九月间就发放5048人,占8年来总数的1/5。

困局

实际收入难准确评判,致虚吃低保人数剧增

陈简若冰是岩口铺镇的副镇长,同时也是赵前门村的驻村干部。他介绍,在邵阳农村,争取低保如“过独木桥”,竞争激烈。

虽然低保资格评定有《社会救助暂行办法》可依,“洗牌”前邵阳县也在“家庭人均收入”和“家庭财产情况”两条低保评定的刚性标准基础上,进一步出台了评定细则。但整个评定过程让陈简若冰与所有驻村干部一样,感到无比纠结。

“家庭财产情况容易摸清楚,但农民的收入不像城市居民,有银行工资流水可查,在农村这是一个无法量化的标准。每月人均收入多少,无法计算。”陈简若冰说。

另一名驻村干部罗光辉说,其实每个村真正符合邵阳县家庭人均最低保障水平165元/月的村民不会超过10人。因此大病、致残或突然遭灾,成为低保评定的重要依据。

“也正是无法具体量化家庭人均收入,一些本没有申请资格的村民,因为致残或大病吃上了低保。有的甚至家里有楼有车的重病人,也吃到了低保,所以才会有更多的村民在抢低保、争低保。”这名驻村干部说。

数据

两月发放5千张残疾证

2006年起到2015年1月16日,邵阳县共发放残疾证26656人。

去年八九月间,高峰突然到来:5048人在此期间获得残疾证。此数字占了8年来领证者的1/5。

邵阳县残联副理事长唐刘林说,那两月,办证中心人山人海,“也有很多人是装的,现场就被揭穿了。”

解困

灵活运用多渠道救助

“农村低保较城市低保的评定,在制度执行上更困难。”1月27日,省社会救助局副局长刘勇向记者表示。

刘勇说,农村家庭人均收入的不稳定和无法具体量化是主因,这也导致了一批生活水平在最低生活保障线以上、但仍属低收入家庭的人,渴望成为低保对象。

他表示,《社会救助暂行办法》中明确制定了包括最低生活保障在内的8类社会救助项目。当地政府一方面要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用,另一方面也要发动社会慈善力量,协助解决困难村民所需。

“最低生活保障既然是制度,就必须按规而行,不是任何原因致贫就能吃低保的。比如因为突发大病,花费了高昂的医疗费用而导致贫困的,这种贫困表现具有突发性、临时性和紧迫性,就可以使用临时救助,而非一定盯在低保上。”刘勇说。

(三湘都市报 戴鹏)

来源:上海劳务派遣公司_社保代理_劳务外包_生产线外包 发布时间:02-06 10:32
·上一篇 :美国人力资源协会(SHRM)发布未来10年人力资源管理将要面临的新挑·下一篇:劳务派遣产生的背景

上海劳务派遣公司北京劳务派遣公司东莞劳务派遣杭州社保代理劳务派遣
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版权所有|招贤纳士|员工邮箱
上海劳务派遣公司为您提供专业的劳务外包劳务派遣等服务
上海总部:上海市徐汇区斜土路嘉汇广场28F 全国咨询热线:400-030-5180

cache
Processed in 0.001448 Second.